當前位置:飛翔資訊網 > 熱點資訊 > 正文

中科創星創始人米磊:光電芯片將引領5G和人工智

08-21 熱點資訊

中科創星創始人米磊:光電芯片將引領5G和人工智能時代 “5G和物聯網是人工智能的基礎設施,而光電芯片又是5G的基礎設施”,在8月19日由題跋派和IEEE攜手舉辦的《5G時代,人工智能新機遇》分享會上,中科創星創始合伙人兼聯席CEO米磊在分享中表示,整個IT產業正處在“從電到光”的轉換過程,人工智能時代必定帶來集成光路與光芯片的革命。

中科創星由中科院西安光機所聯合社會資本發起創辦,對以光電信息產業為主的產業進行投資孵化,目前中科創星總體投資超過270個硬科技企業,聚焦人工智能、光電芯片、航空航天、信息技術等方面,在數據獲取、傳輸等環節進行資本布局與項目挖掘。

在光通信傳輸過程中,發射端將電信號轉換成光信號,通過光纖傳遞,在接收端接收到光信號后再將其轉化為電信號,經調制解調后變為信息。在這個過程中,簡單來說,光電芯片所起到的作用就是實現電信號和光信號之間的相互轉換,光電芯片是光電技術產品的核心,使光通信與電通信相比,能夠實現更高性能、更低能耗、更遠距離的信息傳輸。

在米磊看來,光電芯片將引領5G和人工智能時代。他首先表示,全球通信技術發展現在面臨的主要威脅來自于集成電路的摩爾定律失效后帶來的經濟下滑。1965年,英特爾聯合創始人戈登·摩爾提出“摩爾定律”,意指集成電路上可容納的元器件的數量每隔18至24個月就會增加一倍,性能也將提升一倍。

摩爾定律過去一直保證集成電路性能的穩定提升,但如今,摩爾定律每年只能增長幾個百分點,每 10年可能只有2倍,米磊認為,這樣的變化意味著上一輪科技革命的紅利結束,但同時也意味著光電芯片的機會。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的芯片進口在2018年達到3100億美元,出口則為500多億美元,這其中存在多達2600多億美元的貿易逆差,此外很多芯片我國的占有率是0或5%以內,給我們帶來了巨大的國產替代的空間,米磊認為,如果能找到相應的人才,這里面能發掘出很好的機會。

在即將到來的5G時代,米磊認為最核心的需求將是對光模塊的需求,他表示,5G的基站里面要用到25G的光模塊進行前傳,同時數據中心規模現在已經到了100G、400G,這里面對光模塊的需求量越來越大。

在5G基站方面,米磊表示,無論是移動、電信、聯通,現在比拼的不是基站的多少,而是基站底下光纖通信的流量有多大。目前,整個無線通信的頻率只有幾十G赫茲的帶寬,而光纖的帶寬是10T赫茲以上,也就是說光纖的流量是無線通信的幾百倍。米磊在分享中說,“我們今天看到4G的基站、5G的基站,基站用的都是無線通信發射,但是通過基站傳下來的都是光模塊和整個光纖基礎設施。”中科創星創始合伙人兼聯席CEO米磊在分享演講中

中科創星創始合伙人兼聯席CEO米磊在分享演講中

米磊認為,光的設施不好,就沒有辦法在5G時代獲得更多的流量。此外,5G作為信息傳輸的渠道只是信息技術工業的一部分,進入人工智能時代,更重要的還是信息的獲取、信息的處理,以及信息的顯示。總結來說,未來在信息的獲取、傳輸、計算、存儲、顯示這五個方面,將都以光為核心來進行產業布局。據中信證券2017年的數據,未來信息技術行業增長最快的將是天線、光模塊、無線的小基站,其中5G天線市場將達864億元,比4G增加400%,而光芯片將在這些領域得到應用。

在產業布局方面,米磊表示,目前全球領先的科技公司已經紛紛布局光芯片領域。華為技術有限公司主要創始人兼總裁任正非在今年2月接受BBC(英國廣播公司)的采訪時表示,華為在英國買了500畝地就是要做光芯片,即將在劍橋建立一個光芯片的生產中心。米磊進一步表示,2012年華為收購了英國集成光子研究中心CIP Technologies,2013年華為收購了主要致力于電信市場的硅光子技術、光模塊研究的比利時硅光技術開發商Caliopa,這些都展示了華為對光芯片領域的重視。

此外,在海外科技廠商中,米磊表示美國科技巨頭思科公司今年將以每股70美元的現金價格收購光網絡技術公司Acacia Communications,蘋果公司也在芯片上“做文章”,開始收購光傳感器的芯片公司。國際頂尖公司紛紛布局光電芯片

國際頂尖公司紛紛布局光電芯片

米磊認為,光芯片能夠解決人工智能計算的問題,“因為人工智能大多用的都是矩陣的算法,而光天生就是一個矩陣”,他用了一個簡單的比喻來表示光芯片的運算速度,“其實我們每個人戴的眼鏡,光線穿過你的眼鏡就完成了一次矩陣的計算。”米磊表示,用光去做人工智能的算法帶有“先天優勢”,甚至要比電芯片的延時要降低千分之一,計算的效率可以提升很多。

從宏觀角度來看,縱觀信息時代的四次科技革命,米磊表示,從上世紀70年代的集成電路,到80年代的軟件、90年代的光通信,再到2000年至今的互聯網,未來下一步就是物聯網和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是下一時代重要的關鍵詞,但人工智能的基礎設施在于物聯網與萬物互聯。米磊舉例說明,“就像互聯網時代之前首先是光纖通信時代是一樣的,”目前物聯網的基礎設施鋪設正在進行中,萬物互聯實現了,人工智能時代才會到來。

米磊認為,物聯網所需要的超低帶寬的環境只有5G能夠實現,因為5G具有超高速、低延時、大連接的特點,能夠解決流量、實時性、連接量的問題。而光芯片、光纖等作為5G建設的前提,將成為未來人工智能發展的助力。正如工信部通信科技委常務副主任、中國電信集團公司科技委主任韋樂平曾說過的,5G的競爭正演變為一場光纖基礎設施的競爭,光纖基礎設施資源成為5G差異化競爭的要點。

集成電路從上世紀60、70年代開始發展,米磊認為到目前已經發展到了極致,而與此同時,整個IT產業正處在“從電到光”的轉換過程,現在正是集成光路發展的最佳時間點。米磊認為光芯片是5G和物聯網的基礎設施,是真正人工智能時代的基礎設施,未來不是消費電子時代,而是消費光子時代。

米磊認為,“核心的芯片、核心的材料”是接下來5G領域投資的機遇所在,在芯片領域,米磊看好光電芯片和模擬芯片。米磊表示,一些模擬的、射頻的以及光芯片領域存在機會,在這些領域部分科技巨頭公司存在供應缺口,從整個芯片行業來看,光芯片會慢慢取代電芯片的作用,會在整個芯片領域會占到越來越高的比重。

版權保護: 本文由 飛翔資訊網 原創,轉載請保留鏈接: http://www.hrksqx.live/redian/7063.html

? 11选5遗漏数据图表查询